吉林翻译公司,长春翻译公司,四平翻译公司,辽源翻译公司,通化翻译公司,白原翻译公司,松原翻译公司,九台翻译公司,榆树翻译公司,吉林翻译,长春翻译英语翻译,日语翻译,韩语翻译

吉林翻译公司 吉林翻译公司 长春翻译公司
123

英译汉:巧译定语

我在审订译稿的时候发现,许多句子的译文不顺,究其原因,往往是定语没有处理好。在英语里,可以用作定语的成分很多。单词、从句、分词短语、介词短语、动词不定式,都可用作定语。单词作定语一般放在被修饰语前面,其他定语一般放在后面。汉语里,定语一般放在被修饰语前面。因此翻译时若把定语仍译成定语,而且仍放在前面,译文当然就不顺了。

  定语如果不译成定语,又能译成什么呢?

  关于定语从句的译法,已经看到不少文章。各种教程和专著中也有专门的章节加以论述。这里只举两个例子。

  例1 The police are concerned for the safety of the 12-year-old boy who has been missing for three days.

  那个12岁的男孩失踪三天了,警方对他的安全感到担忧。

  例2 Each of London's districts had a distinct character that marked it off from its neighbours.

  伦敦的每个区都有鲜明的特征,与邻近地区不同。

  例1的译文用了两个主谓结构,也可以说是两个并列短句。若译作“警方对那个已失踪三天的12岁男孩的安全感到担忧”,异文就因定语太长而不顺了。例2的译文用了一个主语带两个并列的谓语。总之,这两个例子,原文都是主从结构,而译文都是并列结构。这也正是英汉两种语言在句子结构方面最大的区别。

  例3 Police investigating the train derailment have not ruled out sabotage.

  警方调查火车出轨事件,没有排除人为破坏的可能。

  例4 Any event attended by the actor received widespread media coverage.

  这位演员参加任何一项活动,媒体都作了广泛报道。

  例3和例4,原文各有一个分词短语*作定语:investigating……和attended by ……。例3的译文用了一个主语带两个并列谓语,例4的译文用了两个主谓结构,这和上回所说的定语从句的译法是完全一样的。译文中没有出现“调查火车出轨事件的警方”之类的话。

  例5 He was the only one to speak out against the decision.

  只有他站出来反对那项决定。

  例6 He had long coveted the chance to work with a famous musician.

  他长期渴望有机会与著名音乐家一起工作。

  例5和例6,原文各有一个动词不定式短语作定语:to speak out … 和 to work with …。例5 的译文直接把定语变成了谓语。例6的译文用了一个“连动式”(参看胡裕树《现代汉语》第363页),把原文动词不定式短语化作“连动谓语”的一部分。这样处理,译文比较简洁。我们设想一下,假如例5保持原文的结构,译为:“他是唯一一个站出来反对那项决定的人”,一个17个字的句子里,定语竟占了14个字,是不是显得长了一点?

  例7 The cut in interest rates is good news for homeowners.

  降低利率对于私房买主来说是个福音。

  例8 I admire her coolness under pressure.

  我佩服她在压力下能保持冷静。

  例7和例8,原文各有一个介词短语作定语:in interest rates 和 under pressure。译文没有按原文的结构,译作“利率的降低”和“在压力下的冷静”,而是加了动词,译为“降低利率”和“在压力下能保持冷静”。我感觉,相对而言,英语名词用的多,汉语动词用的多。英语里常见一个句子只有一个谓语动词,剩下一大堆名词,用介词串连起来。这种句子译成汉语时,往往需要增加一些动词,这样才能使译文顺畅。

  最后谈一谈单词作定语的问题。有人可能觉得,遇到单词作定语时,主要是个选词问题,只要选一个适当的词放在那里就行了。在有些情况下,也的确是这样,但有时也不这么简单。

  例9 Loose clothing gives you greater freedom of movement.

  衣服宽松,可以活动自如。

  例10 I don't want you mucking up my nice clean floor.

  我这地板又干净,又漂亮,不想让你弄脏。

  这两句译文都把定语变成了谓语,句子中间有停顿,听起来从容、自然。若照原文的结构,译成“宽松的衣服使你活动起来更为自在”和“我不想让你弄脏我干净漂亮的地板”,倒显得过于拘谨了。

  例11 A few cushions formed a makeshift bed.

  临时用几个垫子拼了一张床。

  例12 His mere presence made her feel afraid.

  他当时在场,这就足以让她害怕了。

  这两句译文都把定语变成了状语,这也是翻译过程中常用的一种方法。汉语总说“拼了一张临时床”,听起来很怪,那就不如说“临时……拼了一张床”了。mere是用来加强语气的,但mere presense 在汉语里很难找到相应的搭配,只好在后半句用“足以”来加强语气了。

  例13 With a few notable exceptions, everyone gave something.

  人人都给了些东西,只有几个人例外,很是显眼。

  例14 It's been a nail-biting couple of weeks waiting for my results.

  这两个星期等结果,弄得我坐卧不安。

  这两句译文都把定语放到句子末尾来处理。notable和nail-biting在原来的位置上是很难译的,那就最后来处理吧。在汉语句子里,往往先说具体的事情,最后才评论、表态,或说出自己的感受。

  定语是一种修饰语,状语也是一种修饰语,和定语有相似之处,这里就不多说了,请读者自己去琢磨。

  在英译汉方面,除了理解问题外,我集中谈了一个定语问题。这是因为我在审订译稿的过程中发现,许多句子问题就在于定语没有处理好,或者放大一点说,修饰语没有处理好。因此,把修饰语处理好,译文的质量就能提高一大步。不知你有没有同感。

  庄绎传
  全国翻译专业资格(水平)考试英语专家委员会顾问
 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
  2005年4月27日于北京

在线客服

QQ客服一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二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三
在线咨询
澳门mg电子游戏-线上线上赌博开户-现金在线平台开户_长春海安达翻译